转世淫童

时间:2019-06-29 02:02:31

 一、天降淫童

 百劫临世  大明朝万历年

,明神宗称帝48载,昏庸无道,致使民不辽生,国之不国。而时,满清崛起。万历45年,努尔哈赤以七大恨告谢天下,发兵攻明,次年即攻占辽东重镇抚顺,揭世了其所为并吞天下的狼子野心。  天下传至崇祯帝时,大明朝更像是风雨飘摇,也恰在此时,大明朝终于迎来了一场久违的大胜仗。3次大战,竟以袁崇焕一介文弱书生杀败努尔哈赤这类大英雄,大豪杰而告终。自此,明王朝暂告太平。  次日,皇宫将大摆庆功宴,以期袁崇焕杀敌之功。  “皇—上—驾—到”,随着禁宫大总管曹化淳一声悠悠的远萧,不一会儿,一身穿龙袍,相貌威武的中年男子缓缓踱步而出。  各位朝中大臣,文武百官,今日得袁将军之助,清狗努尔哈赤己就地扶诛。朕特设百功宴,便是要迢告天下,大明朝天才济济,就你满清蛮子,休想动我大明河山。  一语说毕,皇上己起身,敬酒。一时之间,文武百官皆喜乐融融,像是自己斩杀了努尔哈赤一般。不料,一酒下肚,忽狂风大作,沙石飞涌,整个皇宫竟步入一片黑暗之中。  这是怎么了?这是怎么了呀?来人,点灯,快……快……皇上急道。  一会儿,天色渐亮,只见天空中闪现出一个巨大的黑色窟窿,竟在向大明朝示威似的。  天,这是怎么回事?怎么回事呀?皇上急叫着。  圣主莫慌,圣主莫慌,此乃天象,一切待我请示山西大理寺老方丈后再行定夺。老太监曹化淳赶忙在旁规劝道。  7日后,一匹马,一匹好马,不分昼夜地赶往走在京城的路上。人,马上的人,赫然是曹化淳,只见他提着一个包袱,己经落坐在京城一家客栈,稍作休息后又赶紧上路。究竟所为何事?要劳动总管太监亲自出马,难道大明朝真的玩完了吗?  不一会儿,化淳便下了马,急着赶向着京城郊区的一落破庙而去。  唉……只可惜了这匹好马,曹化淳落下马背时不由叹息道。原来,不分昼夜的赶路,己使这匹上好的好马不堪重负,死了!  一进入破庙,化淳便低声喊起:圣主,圣主。  在,是化淳么?旁边一角落里也应起了声。  是。  走进来人一看,站在这破庙的角落中内,竟是当今天子—皇上!  化淳,此语何解?皇上急道。  回皇上的话,问清楚了,此乃正是天变,那方丈老鬼说:不久将诞生一名孩童,而这孩子的将来,恐怕会……  会……到底会什么?快说呀?  罪臣不敢,我怕说了—皇上会治我的死罪?  嗨!都什么时候了,还吞吞吐吐的,朕答应你,不治你的罪,得了不?  是,皇上,那老鬼临死时说,那孩子的将来、恐怕会—克死皇上—克死大明朝呀!!  什么?会克死朕。顿时,崇祯帝的一张老脸己吓变了色。远远看去,雪白雪白的。  皇上莫惊,我己打探清楚了……  什么?  那名孩童的所在出生地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 哈,天助我也,还不赶快找人给我做掉。  皇上莫急,那死老鬼说:此子乃天降邪童,杀不得。如果强而杀之将有违天和,到时天理难容,只怕……  那……那可如何是好?  有招?那死老鬼己送了我一瓶圣水,说是能化解此童戾气。那老鬼还说:只要大明朝能安全渡过此劫,当可再兴旺60甲子。  好!真是太好了!化淳,你做的好,可是那老鬼呢?  回皇上的话,为难消息外泄,对大明江山不利,臣回来前己经将他灭口了。  好,那现在就只剩下那名孩子了,这事得赶快去办,化淳,你回来后,朕一定好好打赏你。  是,皇上。臣即刻去办。             

二、万里长城的寂寞

  3日后的一个早晨,四川,中国的一个大都,早年刘备安身的所在,而今天,将因为一个人的诞生变得更不平凡。  蜀中,马家村。村长,马老。今儿是他儿子的出生日,村中上下老幼知此讯后都来讨上一杯水酒,只听马老当众吆喝道:“各位父老相近,老夫一生顶天立地,为马家村的繁荣立下汗马功劳,丰功业绩。今是小儿诞辰,蒙上苍感恩,令我马家有后,在此,我本人捐献十万黄金做为本镇修桥造路费用。大家说:好不好啊?”  “好!好!!太棒了,马老对我们真是没话说呀!!大家说是不是呀!”  “是!是呀!!想当初我就缺上十两银子,差点儿给病死了,那都是让马老给救的哇。才能有现在吃酒喝肉的时候,哈,马老大恩大德,在下是没齿难忘啊!”  “就是就是……”  “感情这马老莫非是大好人,那他的后人,将来真会作奸犯科、犯上作乱的吗?”人群中一高大汉子悄然低首道。  “不管他了,皇上吩咐咱们办的事,问了也多问,还是等天色晚点即刻动手吧!”  “唉……似乎也只有这么办了。”  “怎么?你心软?”  “不是……”  “别忘了咱可是拿人银子,替人办事的,这道上的规矩可不能给忘了啊?”  此时,人群中一高一矮的两个人正鬼鬼崇崇地对着话,像是要商量着晚上一起办什么事似的。  入夜,子时,一把刀,一把明晃晃地刀,挑开了门,马家的门,也挑开了马家的欢乐,马家的幸福,只听“嚓”地一声响,马老的头己经落了地,并且不沾一点儿血,显见是高手所为。究竟这纯朴的老人得罪了什么人,要遭来这杀身之祸呢……?  这时地球的另一个地方,另一个人物-圣王,也就是当今武林盟主,也遭遇了他强者人生的首次阴暗面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 不错,今天对他来说是个幸福的日子,也是个伤感的时刻。说它幸福,是因为他连败当今天下两大绝世高手:长生老人,灭世魔君。这两个不可一世的人物,而今天,都败在了他的脚下,从今以后,没有人将比他更强。而他,更将是强者中的强者,一个顶天立地,不可击倒,也不可赎犊的人物。  说他伤感:是因为无敌,正所谓独孤求败,但求一败。而今天过后,也许连败的机会都没有了。对于一个绝世强者来说:名声,也许并不一定是最最重要的,只有不断地挑战自我,战胜更为强大敌人,才是他们活在这世上的唯一宿命。  在他连续战胜当今世上两个最强者后,今晚的他,一个人坐在庭院里,喝着闷酒。一坛、二坛、三坛、十坛过去了,他还在喝着,只是因为寂寞,特别的寂寞……  他还清醒地记得当他运用神易诀连破长生剑气,灭世魔身之后,当他顺理成章地坐上了武林盟主这把交椅后。至今,他才明白了――万里长城的寂寞。  “哼哼哼哼哼哼……”只听一阵阴阴地笑声发自圣王不远的处。  “来人到底何人,竟然藐视圣王,武林至尊。”圣王笑了,他知道来人是个高手,一个顶级高手,他只盼来人素质不低,可以斗上一斗,了以寂寞情怀。  “出来吧,做人何必鬼鬼崇崇,顶天立地岂不更好。”这说话时,圣王的王者气度一览无疑!  只见一人轻轻走出庭院,悠然道:“在下曹化淳,大内禁宫总管,奉皇上之命有请圣王入内宫做大内总管,与皇上共享荣华富贵。”  “普天共庆,圣王大人你还有何疑虑吗?”  圣王失望了,本以为可以和来人一较长短,想不到来人竟是鹰犬。只听圣王一声叹息道:“你回去吧,在下对功名无甚兴趣,以后也请不要再来。”  “那,圣王大人可是要违旨抗命哟!”  “怎么?难道你还要强留在下?有这本事么?”  “皇上说的,活的不能来,那就只好以尸为凭了,圣王,我再给你次机会?”  “不用多说,有本事就接下我神易诀。”  “好……”  好字还没落地,圣王己经率先发动了功势。           

三、邪易破神易 曲终人散

  面对圣王扑天盖地的一拳,化淳也毫无惧色,挥掌硬格。右拳还以颜色,以不巧不公的姿态击中了圣王的胸口。  啊?圣王发梦也没有想到眼前人竟有如此气魄和身手,一个小小的太监竟然能击中自己,那他的身手,如果放眼江湖,岂非是一个十足的第一流高手?  圣王中掌后己经明白不能再轻敌了,再加上对于朝廷中人一向无甚好感,立马使出神易诀上的无上神功——“还我乾坤”,绝世杀招己经出手,面对最强的一击,连长生老人、灭世魔君也要让上三分的一招,化淳又将如何抵挡呢?  只见化淳不慌不忙中,两手一分,顿时掌化千万,使出一招圣王纵横江湖以来从未见过的怪招-“破魅离情”。  曹化淳,原来竟是身手第一流的高手,一个绝顶的高手,而今日,他就是来取圣王脑袋的,莫非?他的武功,可以克制住圣王吗?不然怎会如此有持无恐。  圣王呆了,他自以为天下无敌的招数竟然会在敌人面前失效,这对他来说是不可思议的,他的人生,人生也便有了-有了惊悚-第一次惊悚的表情出现在他的脸上。  不过,更叫他吃惊的还在后头。只听一招过后,曹化淳他开了口:“圣王,你是斗不过我的,这一点你现在应该很清楚,你的最强招也让我给破了,知道是为什么吗?恐怕连你自己也不明白神易诀的来历吧,你的神易诀和我的邪易诀源出一脉,那便是人类还未出世时史前所进行的一场大战,那便是——神与魔——的一战。”  “知道为什么世人总谈及神与魔,可是谁也不能具体描述出神魔的形像,而只能以代代口述的形式将所谓神话保存下来,由此可见,人类是多么的愚昧啊?其实当日,神魔一战的结局便是——同归于尽,所以,现在我们也便再看也不到所谓的神,和所谓的魔了。”  由于他们毕竟不是凡人,所以在他们快要死的刹那,都决定要给这世界留下点的什么,于是,神将最后的力量创造了人。可是,魔的临终欲望始终是要毁灭于这片土地的,那么,他将他死后最后的力量幻化为几种形态,一直在这个世界上流传,期望有一天,有人能得到这四种力量,更代他实现他的理理———毁灭世界!!!  “神死之后,他的意识和力量也进行了分解,流传到这个世界,便是要阻止魔在这个世界中的轮回再生,以至生灵涂炭,而他所创造的人类世界也将陷入苦狱,永不复返。”  “而你得到的神易诀和我的邪易诀便是神和魔在这个世上的轮回力量,我得到的邪异诀是魔的智慧,而智商本比你高的我,此时此刻己经主宰了还未融会贯通神的智慧的你,所以——你今日必败,就让我今天结束你那所谓‘假强者’的一生吧!因为在你面前,我才是真真正正的强,无敌的强啊!”  “死吧,接我邪易诀最强武功——‘七情寂灭’。”  圣王也不再犹豫了,最强的防守招式己经出手,“易解天下”。  可是……可是这有用吗?面对魔性回归的一击,今儿,圣王便是彻彻底底的败了,一如他所期望的那样——败亡!!!!!!这个他不可能接受的事实,也接受了,无奈的接受了。